首页 新闻资讯 演出策划
1950年毛主席访苏时,公安部仅凭一个特务代号0409,智破行刺大案
发布日期:2022-08-23 06:32    点击次数:80

在阅读此文之前,麻烦您点击一下“关注”,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,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,感谢您的支持! 前言

1950年1月,毛主席即将前往苏俄,进行公开访问。

在这个消息还未对外公布时,我军情报部门却意外截获了一封电报,电报内容显示毛主席即将出访苏联的消息,已经提前被国民党知晓。

此时正值新中国成立不久,败逃台湾的蒋介石仍对新中国虎视眈眈,国民党逃离前也在大陆境内留下了大批的特务。

然而,这场危机的化解,竟只源于我们情报部门,对一个特务代号为“0409”的破译。

这串数字的背后,究竟代表了什么,我们情报部门又是如何根据这一代号,揪出其幕后黑手,保卫毛主席的呢?

接下来,就让我们来一探这背后不为人知的一段秘史吧。

神秘的电报和代号0409

1949年11月15日,情报部门截获了一封电报,在对这封电报破译之后,我方工作人员十分震惊并立刻进行上报。

那么,是什么样的消息,能够让一向沉稳的情报人员,如此震惊呢?

这正是因为这封电报与毛主席有关,这封电报中写到:

毛泽东决定前往苏俄,为苏俄首领斯大林12月21日的70寿辰祝寿,据可靠情报他将乘专列前往。

电报里的内容破译完整,不存在什么异议,但唯独这个“0409”代号尚未可知,它会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?

随后,在对国民党电台的监测中,情报部门再次截获了一封电报。

这份电报来自国民党当局对北京潜伏特务的指示,要求他们组织人员对出访苏俄的毛主席,进行刺杀。

这个消息对党中央来说,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。

于是,找到代号为“0409”的特务,就成了破局的关键。

当时在北京城内,我军可以监测到的电台信号就有一千多部,通过电台信号找到“0409”,显然不太现实。

况且,一旦大张旗鼓地对传递信息的“0409”发报特务采取行动,势必会打草惊蛇,会让本来就很单薄的信息链断裂。

当下,只有持续对这个“0409”进行监测,才能发现他们下一步的行动。

然而,这时的“0409”仿佛已经知道自己被监测了一般,忽然就销声匿迹了。

此时,距离毛主席出访苏联只剩下二十多天的时间了,形式十分严峻。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,毛主席还会选择继续出访吗?

讲到这里大家可能会有一个疑惑,毛主席出访苏联这样一个重大的决定应该是十分保密的才对,为什么国民党特务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知晓了呢?

这里就要讲到特务工作的特殊性,特务工作主要是藏匿在暗处,来观察一些中央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异常情况变化。

毛主席出访苏俄,国内势必会提前做一些准备,最易于发现的就会是交通工具方面的准备。

这次出访,毛主席要使用的交通工具是火车,坐火车肯定是要坐专列的,这么大的动作不可能做到完全保密。

而大部分特务都潜藏在普通百姓中,可谓是无孔不入。

毛主席选择在刚刚建国的这个危险阶段去访问苏联,是有重大意义的。

那时新中国成立之初,国际社会对新中国的态度不一,所以得到其他国家的认可,签订同盟协议尤为重要。

从枪林弹雨中走出的毛主席,怎会害怕国民党的小小伎俩,出访苏俄的行程,没有因为这个小插曲做出任何变化。

反而,主席对公安部做出了特殊批示,命令他们在其访苏回国之前,务必将这个特务分子揪出来,绳之以法。

按照主席的命令,以周总理为总指挥、公安部长罗瑞卿为副总指挥、公安部副部长杨齐清为专案组组长的专案组,立即成立。

专案组下设的组员有当时时任北京公安部政保局侦查处处长李广祥、副处长苏玉涵以及侦查科科长曹纯之,这三名组员常年与国民党特务进行周旋,十分有工作经验。

而身为专案组组长的杨齐清,为了保证毛主席一行人的安全,特意在出行过程中做了严格的部署,

他准备了三列火车车次来混淆敌人的视线,而且在沿途的铁路上做了严密的防控措施,所有可能出现危险的地点都安排了人员保卫。

通过汇款记录顺藤摸瓜

在对毛主席出行安全部署的同时,专案组对“0409”的追查也没有停止。

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当时的线索只有一封电报,没有提及任何与人物相关的线索,怎样查呢?

而电报中的这个代号“0409”,也一直未能得到破解,怎样进行下一步的工作呢?

专案组决定还是要从电报下手,情报部门纠集了一众的情报专家,对“0409 ”这几个数字进行破解。

经过大家的努力,将这几个数字翻译成了可能与姓名相关的几个字。

随后,公安部门开始对与这几个字相关的人员进行排查。但当时北京人口众多、鱼龙混杂,单单只靠几个字去找一个人,简直是大海里捞针,这条路看样子是走不通了。

专家认为,既然“0409”没有隐身的含义,就极有可能是一个代号。既然“0409”这条路走不通,就要发掘别的道路。

根据与国民党特务的多次交手,情报部门获取了大量的作战经验。

在工作中他们发现,大部分潜伏下来进行传递情报和破坏工作的特务们,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“唯利是图”。

很多特务基本没有什么信仰,他们的所作所为,只是为了获得大量的金钱和利益。

既然,这个代号为“0409”的特务,慕思手机客户端登录为国民党提供了这样一个重大的消息,就一定会有丰厚的报酬。

而这笔报酬,势必会以汇款的形式,转到“0409”的手中。那么调查近期的境外汇款情况,是不是就可以顺藤摸瓜,找到这个0409了呢?

于是,公安部对北京的境外汇款情况,进行了详细的核查。但一系列的调查下来,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,这让案件的进展又陷入僵局。

负责此项工作的曹纯之焦躁不已,此时距离毛主席出访苏俄的时间越来越近,而关于“0409”,案件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。

曹纯之把调查情况报告给了杨齐清,杨齐清与国民党特务交手的次数比较多,经验十分丰富,在听了曹纯之的报告后他给出了这样的意见。

根据杨齐清对国民党特务部门的了解,他们一贯喜欢迂回战术,最擅长逐步推进,因此他判断这批钱款可能不会直接转到北京,而是由北京附近的其他城市辗转到北京。

曹纯之等人听后大受启发,随即便对周边城市展开排查。

夫妻吵架,暴露案件关键点

果然在对天津市的境外入境钱款进行排查时,他们发现了两笔来自香港的汇款,先后转到了同一个账户,随后又被转入北京。

这两笔汇款,转进了同一个人的账户里,账户所有人的名字叫做“计小姐”。

而通过仔细调查后,专案组得知这个名为“计小姐”的女子,极有可能是北京新桥贸易公司的一名股东。

那么,这个“计小姐”会是代号为“0409”的特务吗?

为了保证案件的调查万无一失,专案组当下并没有在城里大张旗鼓,搜寻对方的蛛丝马迹,而是选择暗中调查。

在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发现,“计小姐”这个名字只是一个化名,实际上这个“计小姐”的真实姓名叫计采楠。

她同姐姐、姐夫一家住在一起,她本人没有从事任何实质性的工作,却十分有钱,她的姐夫虽然身为公司董事长,却还要要向她借钱周转。

为了能更好的了解计采楠一家的情况,专案组分别在计采楠姐夫的公司和计采楠的住所,安插了眼线。

根据眼线回报,计采楠的姐姐与姐夫,似乎经常因为金钱问题而吵架。两人在吵架过程中,多次提到过钱都是计采楠的。这一信息变相洗脱了计采楠姐姐与姐夫的嫌疑。

在进一步的调查中,侦查员发现计采楠没有发报机,不具备单独发报的可能性,这也就排除了她是“0409”的可能性。

就在案件即将进入下一个僵局时,一场饭局给案件带来了转折。

计采楠这个人很有钱,而且平时不上班时间很多,出手阔绰喜欢张扬,时长请客。

这天,她又在饭店宴请亲戚朋友吃饭,专案组在对她的持续监控中,发现现场有一个男人看上去很可疑。

这个男人与计采楠身边的朋友都不是很相熟的样子,也可以说是他在刻意回避与其他人的接触。

而且他在与计采楠交谈过程中一直遮遮掩掩,在请客现场待了一小会就匆忙离开了。

在其离开后,敏锐的专案组人员,立马对他进行了跟踪,但却被这个神秘的男人给甩掉了,这下更加加深了专案组对他的怀疑。

因为普通人是不可能轻易甩掉专案组人员跟踪的,随后专案组人员对这个男人进行进一步的调查。

却发现这个男人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,从不留下任何可用的线索。

这会难倒我们的侦察员吗?显然不会。

侦查员从计采楠身边的亲戚入手,以要为新桥贸易公司投资为由拉近关系,在攀谈过程中得知这个神秘男人的名字叫计旭,是计采楠的弟弟。

接下来对计旭的调查并不顺利,这个计旭的履历干净得让人找不到任何突破口,他的户籍信息上显示的住址也是错误的,这可怎么办?

这时一个女侦查员观察到了一个问题,这个计旭有一个儿子,而且还不满一岁。如果去医院查一查孩子的出生信息,是否会有新的突破呢?

排查了几个医院后,侦查员终于发现了计旭的线索,并顺着这条线索找到了计旭一家三口的租住地,在北京城鼓楼附近的一个胡同里。

案件的进展情况,一直在杨齐清的掌控之中,当他听到计旭这个名字时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原来杨齐清对这个姓氏有印象,在以往与国民党特务的周旋过程中,他积攒了大量的线索。

而计这个姓氏曾被其他被抓获的国民党特务提起过,虽然名字不相同,但是这个姓氏并不常见。

为了确定计旭的身份,侦查员把计旭的照片给被俘的特务做辨认,发现这个计旭只是一个化名,他的真实姓名是计兆祥。

在后续的调查中,大家发现这个计兆祥毕业于保定警察学校,曾参加过军统,在建国后就潜伏在北京做了特务。

这时已经可以初步预判,计兆祥极有可能就是代号为“0409”的特务,此时也到了毛主席即将出访苏俄的日子,0409的案子也进行到了关键时刻。

罗瑞卿和杨齐清两人,都要随主席出访苏俄,周总理只能亲自批示由中央情报部部长李克农,继续负责此案。

1949年12月6日,毛主席正式出发前往苏俄,一行人是在及其隐蔽的情况下登上火车的,现场除了周总理之外没有一个送行的人员。

就在毛主席一行人出发两个小时之后,公安部在天津市境内的一座大桥上,发现了一个炸药包。炸药包的发现,却意外给李克农提了一个醒:

国民党并没有完全掌握主席的行踪,我们还不能立刻采取措施,要继续去迷惑对方。

此时的计兆祥,已经完全在专案组的掌控之中,除了利用他来迷惑国民党之外,还有两点就是要搞清楚他是否就是“0409”,以及他使用电台发报的具体位置。

抓获国民党高级特务

通过对“0409”电台位置的跟踪监测,发现这个电台的发报位置距离鼓楼很近。

当年还没有定位技术,我方只能大概推测电台的位置所在,而鼓楼附近的电台信号很多。

虽然计兆祥的所居住的区域也在鼓楼附近,但这也不能完全确认电台,是否就在他的家中。

那么,有没有计兆祥在家里进行发报的可能性大吗?根据以往的经验推测,我们的情报人员认为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是很大。

如果计兆祥是在家里发报,那就能说明他是单线与国民党联系的,这也就从另一个层面说明,计兆祥的地位在特务中是非常高的。

因为,能够独自探查信息、独自发报、独自接收电报,并能够破译的特务是非常少的,其工作量是一个特务的头目,才能完成的。

大部分特务,都不会选择在家里进行接发电报,因为接发电报时有被发现的可能性,一旦在家里被发现,就很有可能出现危险累及家人。

还有一点,如果计兆祥不是在家里发报,那么对他抓捕时就有可能无法同时起获电台,情况就会显得非常被动,所以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。

综合上述原因考虑,李克农决定先把计兆祥的电台位置彻底摸清,再对其实施具体的抓捕工作。

而想要摸清计兆祥使用的电台位置,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待。等待计兆祥下一次发报时,监测他的行踪看他发报时是否在呆在家中。

但这个方法存在一个弊端,就是需要对计兆祥进行近距离跟踪,对方反侦察能力非常高,一旦被他发现情况就会很危险。

就在大家都一筹莫展之际,专案组找到了新的线索。

在对计兆祥的社会关系调查中专案组发现。计兆祥的一位邻居,曾经是一名公职人员。此人政治觉悟很高,非常有正义感,可以将他发展为内线。

随即,专案组对计兆祥的这位邻居,进行了秘密约谈。

建国初期使用的发报机都是进口产品,对功率的要求很高,在使用发报机的时候,会对电路产生一定的影响。

如果是在晚上发报,就会出现电路不稳导致电灯闪烁的情况,这种情况不仅会影响发报人自己家的线路,还会影响附近邻居家的线路。

专案组把计兆祥之前的晚间发报时间,做了详细的记载,并让计兆祥的这位邻居进行回忆,是否对家里的电路有影响。

结果计兆祥的这位邻居由于经常加班,无法完整的确认计兆祥发报情况,但据他回忆之前自己家中曾出现过电路不稳的情况。

这些线索还不可以完全确认,计兆祥是否是在家里发报。

专案组又想到了一个办法,让两个侦查员租住在计兆祥家的附近,一天24小时监测他家可能存在的电台信号情况,一旦出现波动,立即跟踪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专案组一系列的措施下,终于迎来了计兆祥又一次使用电台的记录。

这次计兆祥是接收了一封电报,电报的大概内容是国民党奖励了他20两黄金,让他找专人领取。

除了这个消息外,电报中还明确了计兆祥“0409”的身份。

计兆祥在接到这个消息后,迫不及待的找到接头人领取黄金,这下计兆祥是“0409”的身份,是彻底可以确认了。

但李克农,却没有在这时着急下达抓捕的命令,他在等待一个消息。

国民党没有在毛主席去往苏俄的路上刺杀成功,就一定会在回来的路上继续刺杀。

解放军侦察部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,国民党会在东北地区空投两名杀手,对毛主席进行刺杀。

这两名杀手的具体降落地点,我军已经掌握并做好了各项部署,等这两名杀手落网之时就是抓获计兆祥之际。

很快,李克农就收到了两名杀手已经落网的通知。

1950年2月26日,在毛主席一行人返回北京的前一天,李克农下达了抓捕计兆祥的命令。

现场的抓捕工作十分顺利,计兆祥及其家人没有进行任何抵抗。在计兆祥家厨房的面缸里,专案组发现了他使用的电台、译码本等,但唯独少了电台天线。

计兆祥对专案组的抓获并不意外,多年的特务生涯让他的心里素质不同于一般人。他不仅没有表现出惊慌,竟还有一丝得意的表情。

没有完整的证据支撑,是很难给计兆祥定罪的。李广祥处长与曹纯之,亲自赶到抓捕现场。

在对计兆祥家里的环境进行一番观察后,曹纯之在棚顶上发现了一副牡丹图,这个牡丹图是倒着贴上去的,感觉贴上去的时候很是匆忙。

房子顶棚的其他位置都是完好的,没有任何修补的痕迹,为什么单单就在这个位置贴一副牡丹图呢?显然是想隐藏什么。

曹纯之看了看满脸得意的计兆祥,对身边的侦查员说道:

“上去看看!”

果然侦查员把牡丹图揭开后,发现了电台天线、一把美式手枪和电报译稿。此时的计兆祥没有了刚才得意的样子,老老实实的被带走了。

计兆祥被抓捕后,他使用的电台并没有当即被销毁,而是被李克农做了一个妙用。

李克农用“0409”这部电台,给国民党情报局局长毛人凤发了一封电报。电报的内容十分具有趣味性,他在电报中说道:

“你们所吹嘘的‘万能潜伏台’已经被我们起获了,今后贵局在派遣特务我们照单全收,恕不面谢!”

这时的毛人凤,正坐在台湾的情报局里,烦躁的抽着雪茄。

专案组将计兆祥所有与台湾的电报进行梳理时,发现他的罪证不仅仅是泄露了主席访苏一事,当年轰动全国的北京机场飞机被炸事件,也是他秘密向台湾报的信。

那次的爆炸事件造成了严重的伤亡,等待计兆祥的的是祖国和人民的批判,最后他被中央人民法院判处了死刑。

结语

此次的保卫主席出访行动,是我国公安保卫部门、解放军侦察部门、铁路部门的联合作战。

他们对国民党特务分子的抓捕,沉重的打击了国民党的嚣张气焰,让他们不敢在国内轻易的搞一些小动作。

当然,我国领导人迎难而上、不惧危险的勇气,也值得我们学习。

毛主席出访与苏俄签订了著名的《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》,对我国未来几十年的长足性发展和对外建交情况,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。



Powered by 天津享源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