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资讯 演出策划
皇后与多名男子有染,皇帝被气死,遗诏:后宫三千除外,皇后陪葬
发布日期:2022-08-22 15:46    点击次数:74

公元499年,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在战场之上身患重病,卧病不起。

在返程的马车上,弥留之际的孝文帝下达了自己的遗诏:赐死自己的皇后冯妙莲,为自己陪葬。

陪葬习俗古已有之,从夏商直至清朝都普遍存在。

但是在大多情况下,陪葬的对象通常是仆人宫女,最多也只是让侧妻陪葬,而正妻得以幸免。

但令人疑惑的是,孝文帝将后宫三千佳丽除外,而是只点名了皇后冯妙莲一人。

这也引出了无数问题:为何孝文帝会单单挑中皇后冯妙莲进行陪葬?在他们之间究竟经历了什么?

晾了皇帝十七年,回宫两年当上皇后

在中国历史上,北魏王朝的孝文帝绝对称得上是不可多得的人物。

孝文帝一生勤学,博学多才,文章不下百篇,除此之外,他还极其重视人才,颇有“天下英雄入吾彀中”的豪气。

在思想道德上,孝文帝以“宽以待人”著称,他爱惜百姓,禁止士卒踏伤粟稻。

有时部队作战砍伐百姓树木,也会主动留下绢布予以补偿。

孝文帝一生勤俭,宫室非不得已不修,衣服非不能穿不换,传为一段佳话。

在文治武功上,孝文帝平定了半个中国,积极推广汉文化,实现了游牧农耕民族的和谐共处,功不可没。

然而,就是这样一位开明之君,却遇上了堪称中国历史上最坏的一位皇后,她就是冯妙莲。

公元477年,太和初年,这一年刚满十一岁的孝文帝,正式登位。

随着新皇登基,一场权力交替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。

而这场权力交接的地点,正是孝文帝的后宫。

这一天,孝文帝后宫收入了两位美女,她们是冯太后的两个侄女,分别叫冯清和冯妙莲。

对于太后塞给自己的两个老婆,孝文帝并没有拒绝。

毕竟此时的朝野尚且还是冯太后说了算,再加上这两人也容貌出色,他也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在这两人当中,孝文帝原本更喜爱冯妙莲。

但出人意料的是,冯妙莲似乎“看不上”这位当朝皇帝。

入宫不久,冯妙莲便借口生病回了娘家,一走就是整整十七年。

最终,孝文帝只得另立其妹妹冯清为后。

冯妙莲的这一举动并非是不能理解,孝文帝最初登基时皇位并不稳固,甚至冯太后还几次试图废帝另立,后宫之中,人心惶惶。

然而,接下来的变故超出了冯妙莲的预料。

太和十四年,冯太后病逝,随着逐渐掌权,孝文帝也开始励精图治,其权威逐渐稳固。

看到这一场景,养病十七年的冯妙莲却突然声称自己痊愈了,要求回宫。

对于自己的这位初恋,孝文帝还是念旧情的,封冯妙莲做了昭仪。

这一安排倒也无可厚非,毕竟作为皇帝的妃子,冯妙莲一走就是十七年,实在说不过去,能够落个名分也就不错了。

但是,冯妙莲本人却并不买账,这一次她之所以回来,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当皇后。

回到后宫以后,冯妙莲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。

她自恃是皇帝的“初恋”,又是皇后的姐姐,屡屡插手后宫大小事务。

甚至就连见到妹妹冯清,她也经常报以轻视,俨然一副“新皇后”的架势。

对于冯清,冯妙莲心生妒忌,对其极尽打压,希望能够致其于死地。

在她的一番诬陷离间下,最终在太和二十一年(497年),孝文帝废去冯清后位,册立冯妙莲为后。

从此,后宫之中,再无冯妙莲的对手。

对于后宫里的腥风血雨,孝文帝当然知道,但是也颇为无可奈何。

冯妙莲的父亲是当朝太师,她的家族也是地方大族,此时正值朝廷对外用兵,急需支持,万不可因此事“后方失火”。

对于冯妙莲,孝文帝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妇人妒防, 你结婚我劫婚即使王者也不能免,何况士大夫和百姓?”

由此,可见他的无奈。

通奸败露,孝文帝的冷处理

然而,现实有时就是这么具有戏剧性。

尽管孝文帝百般忍耐,但“后方失火”还是发生了,并且这把火还将会烧掉他终身的基业。

孝文帝是一个颇有志气的君主,在执政末期,他开始频频对南方用兵,希望能够平定天下。

太和二十二年(公元498年),孝文帝再次率军南征。

可是,当部队抵达汝南城时,他的妹妹彭城公主却突然赶来求见。

此次见面当中,彭城公主向孝文帝透露了一个重大且敏感的消息,那就是皇后淫乱后宫。

原来,在孝文帝刚刚出征,冯妙莲便召集了多名男子。

当得知这一消息以后,孝文帝勃然大怒,一气下病倒了,接连卧床十几天无法指挥。

最终,这场战争也草草结束。

消息败露以后,后宫之中的冯妙莲惊恐万分。

慌张下,她居然做了另一个破天荒的举动:和自己的母亲常氏一起行巫蛊之事,企图诅咒孝文帝一病不起。

不过,巫蛊之术注定是没有用的。

在医生的照料制裁,孝文帝最终还是挺了过来。

他苏醒的第一件事,就是赶回皇宫,处理冯妙莲留下的一地烂摊子。

事情败露,冯妙莲自然不敢隐瞒,多次叩头至地,痛哭流涕。

孝文帝当庭呵斥,指着冯妙莲鼻子大骂:“此老妪乃欲白刃插我肋上!”

孝文帝下令,处死与她有染的所有男宠,虽然看在冯妙莲家族的面子上,暂时保留了她的皇后头衔,但也将她打发在东房中,赐令永不相见。

皇帝给了台阶,按理来说,冯妙莲应该老老实实反省。

但令人没想到的是,在幽居东房以后,冯妙莲依旧嚣张跋扈,认定孝文帝不敢动自己。

有一次,孝文帝命宦官传话,冯妙莲居然当场怒斥宦官说:“我乃当朝皇后母仪天下,必须让皇帝亲自面谈。”

这一次,孝文帝终于勃然大怒不再忍耐。

既然自己不方便下手,那干脆就让她的家人来管教。

随后,他便传令冯妙莲的生母常氏,当庭对皇后“施以棍棒”。

就这样,历史上颇具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:在大殿之中,皇帝的岳母奉皇帝的命令,手持大棒惩戒皇后。

只见冯妙莲哭爹喊娘,足足挨了一百多棒才停下。

这样的场面,纵观五千年历史大概也只有一次。

打是挨够了,但冯妙莲依旧没有吸取教训。

太和二十二年秋,(498年)孝文帝再次出征,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次冯妙莲居然又上演了老戏码。

孝文帝前脚刚走,她便和宫中执事高菩萨私通,秽乱宫闱。

为了不被孝文帝发现,冯妙莲居然派亲随苏兴寿前往军中,试探孝文帝。

此时此刻,孝文帝已然知晓冯妙莲的举动。

望着皇后这拙劣的把戏,孝文帝心中只剩下一声叹息。

他下令抓捕苏兴寿,经过一番审问,皇后私通一事再一次被曝光。

次年正月,孝文帝回京,亲审此案。

他先是控制住皇后的几名情郎,随后又传召皇后到在温室。

等冯妙莲刚一进门,孝文帝便下令对其搜身,“但有寸刃,立斩无赦”,即如果在冯妙莲的身上发现任何刀刃,当庭处死。

孝文帝是如何得知冯妙莲身上带有刀的,这点史书上并无记载,但大致可以认为,冯妙莲的一举一动早已全部被孝文帝所掌握。

一听到这番“最终通牒”,冯妙莲当场瘫软在地,痛哭流涕,乞求原谅,供认了自己的所有罪状。

令人意外的是,孝文帝这一次依旧没有处死冯妙莲,因为,他已经老了。

从年龄上来讲,孝文帝时年只有33岁,正值事业的黄金年龄。

但是,这时的他身体却每况愈下。

从上次大病之后,孝文帝便落下了病根,体力和精神大不如前。

此时此刻,孝文帝已然意识到,自己的生命或许即将走到尽头。

对于这个结局,孝文帝是不甘的,彼时天下未定,国家仍处于分裂之中。

北魏立国百年,克敌无数,终于只剩下了南齐这一个对手。

这是孝文帝一生最后的机会,也是北魏最后的机会。

在这个时候,孝文帝已经不在乎皇后是否背叛自己了,他唯一的夙愿只有一个——南渡长江,完成国家的最终统一。

而在这个过程当中,冯妙莲的家族还有用。

皇后猖獗的背后,五百年世族的影响力

太和二十三年,三月。

孝文帝发起了自己一生当中最后的出征。

此次此次出发,他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,能否能否完成一统天下的大业,尽在今朝。

然而,英雄终有尽时,这一次,上天没有给他机会。

部队仅仅出发一个月以后,孝文帝便在军中再度病倒,生命垂危。

弥留之际,孝文帝对自己的两个弟弟彭城王元勰、北海王元详交代了遗诏。

他命令遣散后宫所有嫔妃,允许其回家改嫁,唯有皇后一人,必须得死。

“皇后久乖阴德,自绝于天,若不早有所为,恐成汉末故事。吾死之后,赐皇后死,葬以后礼,以掩冯门之大过。”

意为:皇后自己断绝了天道,如果任由下去,恐怕会重演汉末历史(外戚干政),还是让她自尽吧,以皇后之礼安葬,也算是给冯家最后一块遮羞布。

留下这最后的命令之后,孝文帝,这位北魏最具作为的皇帝便与世长辞,终年33岁。

当孝文帝的遗诏传达至后宫时,冯妙莲仍旧不愿服从,四处奔走哀嚎,高呼自己是被冤枉。

然而,孝文帝的两个亲王弟弟却并不惯着她。

他们强行灌下毒药,就这样,这位一生祸乱的皇后,迎来了最终宿命。

为何孝文帝终其一生宽恕冯妙莲,却在临死之前下令杀死她呢?

想要正确认识孝文帝的这一做法,需要从当时的历史背景进行思考。

在绝大多数人的印象里,皇帝就是古代社会独一无二的权威。

但是,这一说法也并不尽然。

北魏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极其特殊的王朝,它是部族联盟所建立的王朝,除了拓跋皇族外,

还有着诸多世家大族。

这些名门望族世代与皇族通婚,在国家内部乃至权力中枢都有着根深蒂固的力量,甚至能够左右国家的局势和皇帝的选拔。

而孝文帝的皇后冯妙莲,便来自其中实力最为强劲的“长乐冯氏”。

“长乐冯氏”的实力不容小觑,从东晋到唐朝500多年时间,冯氏一族出现“四帝四后五相”。

单单是在史书上有名有姓,可以追溯的王公大臣就有一百多人,曾经制霸幽州的北燕政权便是其所一手建立的。

孝文帝终其一生都生活在“长乐冯氏”的阴影下,在他登基时,祖母冯太后已经垂帘听政两朝。

冯太后与孝文帝并无直接的血缘关系,但由于北魏实行“子贵母死”制度,在被立为太子时,生母即被赐死,交由冯太后抚养成人。

甚至可以说,孝文帝本人的登基,也要仰仗“长乐冯氏”。

北魏并没有实行严格的嫡长子制度,女性也没有过多的思想束缚,因此,舅族掌握权力是常有的事情。

可以说,如果孝文帝死后,冯妙莲没有被杀,那么冯妙莲成为下一个吕后,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以冯妙莲的蛇蝎心肠,到了那个时候,必将掀起新一轮的腥风血雨,甚至会导致北魏王朝的覆灭。

对于这一点,当时的拓跋皇族是有普遍认同的。

孝文帝的弟弟咸阳王元禧在知道冯妙莲死去后,曾经由衷的感叹:“若无遗诏,我兄弟亦当作计去之,岂可令失行妇人宰制天下,杀我辈也。”

元禧清楚,就算没有这份遗诏,也该杀了冯妙莲,否则冯妙莲一旦执掌大权,到时他们一个都活不成。

参考资料:

魏书 卷十三 列传第一◎皇后列传

魏书 卷十三 列传第一◎皇后列传



Powered by 天津享源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