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资讯 演出策划
1975年,毛主席身患白内障却不愿手术,唐由之用两句唐诗说服了他
发布日期:2022-08-22 17:22    点击次数:196

1973年,已经80岁高龄的毛泽东依然忙碌着国家大事。晚年的他体弱多病,其中罹患老年性白内障最令他苦恼。到了1974年4月,毛泽东在武汉下榻东湖宾馆时,双目几近失明。这对于生性敏锐、充满激情的他来说,该是多么的痛苦!

如何为毛泽东安全稳妥地治疗眼疾,已成为党中央一件高度机密的大事。1974年底,解放军305医院举行了一次“特别”的会诊,一共有10多位专家来到了医院的会议室,其中有内科专家、神经科专家、呼吸科专家……还有北京广安门医院的主治医师、眼科专家唐由之。

1926年,唐由之出生于浙江杭州,他在少年时就来到上海,跟着大名鼎鼎的中医大家路南生学医,经过5年的系统学习,他的医术进步很快。新中国成立后,唐由之又被选拔到北京大学医学院学习,毕业后他留在了北京工作。

此后唐由之通过刻苦钻研、奋力工作,很快成长为一名中医眼科专家,他曾为数以万计的患者带来了光明,60年代时,他还曾为柬埔寨宾努亲王诊治过眼病。

唐由之等人到了以后,中央保健局向他们通报了一个病人的病例。令医生们感到奇怪的是,这个病人既没有姓名,也没有籍贯,更没有职业,只知道是个男性和大致的年龄,在报告病例的时候,也不是专讲眼科,而是把整个身体状况系统性地讲了一遍。

唐由之有些不满,他认为看病就是看病,何必这么神秘兮兮的?况且中医讲究的就是“望闻问切”,不见到病人的话,这几点又何从谈起?但中央保健局的人还是坚持说:“医生不能与病人见面,但可以进一步提供各种医疗仪器检查的结果。”

经过了解,唐由之对病人的病情有了大致的判断:病人是典型的老年性白内障,但病情究竟到了什么程度,他就不清楚了,不过根据病历分析,只知道他看书已经很困难了。

会诊结束后,唐由之等人提出了几套治疗方案。与会专家被要求不能把这次会诊的事情告诉医院,也不能告诉家人,专家们就这样怀着种种猜测离开了。

到了1975年初,突然有一名军人来找唐由之,说是中央派他来的,请唐医生去完成一项特殊的任务,但去哪里,干什么,来人都没说,也不让问。

由于当时物资紧缺,一切物品凭票供应,唐由之惴惴不安地问对方:“带不带粮票?”

对方回答说:“不用带粮票,带些衣服就可以了。”

就这样,唐由之跟着这位军人来到了北京西苑机场,他上了飞机以后,也不知道飞机向哪里飞,于是他透过窗口往下看看,再看看太阳,算算时间,才知道飞机大概是向南飞。

飞机最终在唐由之的家乡杭州降落,他们被安排住进了宾馆。随后汪东兴接见了他们,此时汪东兴明确地告诉唐由之:“请你们来,是为伟大领袖毛主席看病的,你们稍事休息,主席要接见诸位。”

原来毛泽东已经先行来到了杭州,鉴于自己病情日渐加重,他终于批准医疗专家对他的身体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。唐由之听后十分激动,这天晚上他怎么也睡不好觉。

第二天,唐由之在西湖畔的一幢别墅里见到了毛泽东。此时他的心里很难受,因为报纸上都说毛泽东主席身材高大、嗓门响亮,但此时的毛泽东头发蓬乱,穿了一件带补丁的旧毛巾衣,脚上一双旧拖鞋,身子靠在沙发上,十分憔悴。

当时毛泽东已经不能独立站起来了,他听说唐由之等人到了以后,扳着扶手就要站起来,秘书张玉凤连忙去搀他。唐由之见状连忙跑了过去,他对毛泽东说:“主席呀,您别起来了,我们是晚辈,您请坐。我们今天来给您检查眼睛的。”

经过系统检查,大家一致认为:毛泽东的白内障已经到了膨胀期,光用药物肯定没有效,最好是做手术。但当时毛泽东咳嗽得非常厉害,如果做西医手术,一般要缝5针,这时如果咳嗽厉害, 你结婚我劫婚缝合处容易裂开,哪怕只裂开一两针,都不得了,眼睛里的其他组织如虹膜、玻璃体都可能受到挤压往外跑,所以手术风险很大。

身为中西医结合专家的唐由之提出了另一个办法:白内障针拨术。这种手术是在在黑眼球与眼角中间处切口,手术就几分钟,切口不足2毫米,不需要缝针,伤口容易愈合,更适合毛泽东当年的身体状况。而且唐由之已经做过数千例类似的手术,经验十分丰富。

当几种手术方案一起上报以后,党中央经过再三研究,最终决定:由唐由之主刀为毛泽东做白内障手术。

术前唐由之进行了漫长而精心的准备,他经常去中南海给毛泽东检查身体,毛泽东也渐渐对这位“唐大夫”熟悉了起来。有一天,毛泽东和唐由之共进午餐,他问唐由之:“吃不吃辣椒?”

唐由之说:“我是南方人,不吃辣椒。”

毛泽东笑了,他虽然眼睛看不见,但用筷子夹起一只辣椒,一边开玩笑说:“不吃辣椒不革命。”一边准确地把辣椒送进了唐由之嘴里。毛泽东的平易近人,使唐由之逐渐减少了紧张的心理。

此时一个难题摆在了唐由之面前:毛泽东并不愿意做手术。工作人员告诉唐由之,毛泽东对医生的话,一般10句只信3句,他更提倡调动自身的免疫力来对付疾病。更重要的是,毛泽东不希望因为治病而影响工作,此前尽管他眼睛看不见,但也照常工作。

尽管唐由之耐心地给毛泽东讲解了老年性白内障形成的原因、它在不同发展阶段的治疗方法、中西医两套白内障手术方法是怎么回事,毛泽东依然不太愿意接受手术。

唐由之只好另辟蹊径,引用了白居易写的两句唐诗:

盒中空燃决明丸,金针一拨日大空。

这两句诗的意思是,患了白内障到一定程度后,吃中医的药丸也是徒然,但只要用金针一拨,就会豁然开朗。毛泽东的古文功底深厚,当然明白这两句诗的意思。

随后唐由之又向毛泽东介绍,唐代已流传的针拨内障古法手术,经过千年光阴的流转,加上现代医学方法和技术器械的改进,已成为一种中西合璧的手术。就这样,毛泽东终于被说服了,他决定先做左眼手术,同时提了一个要求:手术用的全部器械要用国产的,一律不要用进口的。

而且毛泽东不愿到医院住院,唐由之只好将他的书房作为手术室,因此所有设备都要特殊订制。唐由之为此先后到上海新华医疗器械厂和上海凤凰自行车厂救援,他还到苏州选购了一些必需的医疗仪器设备,经过半个月的忙碌,他终于完成了所有手术设备的购置。

1975年7月23日这天,毛泽东难得地睡了个好觉,一共睡了6个小时,唐由之决定在这天为毛泽东进行手术。下午4点毛泽东醒来以后,张玉凤问他说:“您今天休息得怎么样?”

毛泽东说:“我休息得很好,睡了一大觉。”

张玉凤说:“主席,既然您休息得很好,今天我们就把那件大事办了吧!”

“什么事呀?”

“不是动白内障手术的事吗?您不是已经答应过的吗?”

毛泽东终于下定了决心,他把后一挥,然后说:“做!”

手术之前,毛泽东问唐由之:“你都准备好了?”

唐由之说:“准备好了!”

毛泽东又问:“有没有问题?”

唐由之照实说:“有,我给您冲泪道的时候,您头在沙发上动了一下,我知道有一些疼,因为麻醉没有弄好。”

毛泽东爽朗地笑道:“做!”

晚上10点,唐由之和张玉凤一起扶着毛泽东,慢慢走进了手术室。此时毛泽东突然问:“音乐准备好了吗?”

唐由之恍然大悟:“哎呀!这个我没有想到!”他马上叫张玉凤去放《满江红》的弹词,这是一个上海的女演员演唱的,她把岳飞的《满江红》改成弹词,音乐优雅又高亢、激昂,毛泽东平时很喜欢听。

随后医护人员给毛泽东戴消毒帽子,毛泽东开玩笑说:“我这不成了和尚了?”大家都被说乐了,也都没那么紧张了。唐由之在给毛泽东打麻醉针时,毛泽东一声不吭,配合得很好。

手术非常顺利,全程只用了4分钟。当唐由之用纱布为毛泽东包好眼睛后,对他说:“主席,手术已经完成了。”

毛泽东听后十分吃惊:“那么快?我还当你没做呢?”随后他高兴地说:“我过去对医生只能相信50%,不过现在对眼科医生相信75%了。”

毛泽东手术时,周恩来、邓小平等领导人都在门口等候。手术结束后,周恩来对唐由之说:“手术很成功,但手术后的护理很重要。你们今天晚上谁值班?”

唐由之回答说:“我值班。”

周恩来点点头:“很好,要注意防止感染和出血。”

手术后毛泽东睡了一会儿,到7月24日凌晨,毛泽东醒了过来。当唐由之走进毛泽东的卧室时,毛泽东问:“谁来了?”

张玉凤说:“唐由之大夫来了。”

毛泽东反复地念着唐由之的名字,突然他问唐由之:“你的名字是出自《论语》‘民可使知之,不可使由之’吧?”毛泽东又说:“你可不要按孔夫子的‘由之’去作,而要按鲁迅的‘由之’去作。”

随后毛泽东吟诵起了鲁迅的《悼杨铨》这首诗:

岂有豪情似旧时,花开花落两由之。何期泪洒江南雨,又为斯民哭健儿!

这是鲁迅悼念进步人士杨杏佛的一首诗,因为毛泽东的湖南口音很重,唐由之并没有听清,毛泽东于是要来了纸和笔,隔着厚厚的纱布,在纸上把这首诗写了一遍,由于他看不见纸,这次“盲写”的每个字都没有按行排队,而是斜向一方。

毛泽东写好以后,唐由之对他说:“主席,把这首诗送给我吧!”

毛泽东说:“好,我给你签个名。”随后他在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并把它送给了唐由之。

毛泽东去世后,他的这首诗的原件被军事博物馆征集去,唐由之保存了复制件。

手术以后,唐由之为了防止感染,强调一定要给毛泽东包上3天纱布。但在手术后第二天,唐由之在给毛泽东换药时,当他取下纱布,毛泽东发现自己已经能看得见了,就再也不肯包上纱布了。但唐由之坚持说:“主席,你的切口还没有长好呢,还要包起来。”

毛泽东却说:“我都好了,看得清清楚楚,眼睛也没有什么不舒服。”

唐由之仍然坚持说:“不行啊,等切口愈合后才可以和外界的空气接触,否则眼睛容易感染。”

毛泽东的脾气上来了,他直接打断唐由之的话,并打着手势让他走人。唐由之也生气了,他说:“我不走!我这样做不仅是对你本人负责,还要对全国人民负责,对全世界人民负责!因为您是全世界人民心中的红太阳。你必须得听我的,你必须得听我的!”

最后两人各退一步,唐由之给毛泽东戴上了一副他特制的眼镜,左眼前是一个“塑料”罩子,中间是一块11度的镜片,周围全部封闭起来,但是能透气,灰尘也掉不进去,手也摸不到眼睛,这才算是避免了可能发生的感染和其他并发症。

随后毛泽东马上投入工作,但没过一会儿,他的左眼就开始不舒服,唐由之只好再次给他包上纱布。这次毛泽东没有反对,他用食指和中指合成一个“V”字形,然后对唐由之说:“你胜利了!”

唐由之也笑着说:“主席,您也胜利了,我这个手术是按照您提出的中西医结合的方针才研究出来的呀!”

手术后过了3天,唐由之为毛泽东取下了纱布,此时毛泽东终于可以自由地看书了。

有一天,唐由之在书房里陪毛泽东看书,毛泽东竟突然大哭起来,这可把唐由之吓坏了,他连忙上前劝阻说:“主席,你不能哭,千万不能哭,你刚做完手术不久,眼睛要哭坏的!”

过了大概一刻钟,毛泽东才停止哭泣,他把自己读的书给唐由之看,唐由之发现毛泽东读的是南宋词人陈亮写的《念奴娇·登多景楼》:

一水横陈,连岗三面,做出争雄势。六朝何事?只成门户私计!

唐由之心里明白,正是最后这句“只成门户私计”,引发了暮年毛泽东的无限感慨。

1975年11月初,唐由之带领的医疗小组终于成功地完成了自己的特殊使命,离开了中南海。唐由之离开前,毛泽东专门和全体医护人员合影留念,他还对唐由之说:“明年再请你来,给我做另一只眼的手术。”

但遗憾的是,唐由之还没等到第二年手术的时间,毛泽东便在1976年9月9日去世了……

此后唐由之继续积极行医,发展中医药眼科,他先后组织成立了中华中医药学会眼科分会、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眼科专业委员会,创办了《中国中医眼科杂志》,为我国中医药眼科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。

今年的7月28日,唐由之在北京不幸逝世,享年96岁。

作者简介:帝哥,一位90后上班族,专职写作2年,已在各大自媒体平台发表多篇10万+的爆文。如果你对自媒体、写作、赚钱感兴趣,想每个月都能靠下班时间做副业、兼职,可以搜索关注我的公众号“帝哥说史”,一起探讨一起进步。



Powered by 天津享源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